歌词中的误会

发布日期:2012-01-28 作者:崔 乐 文字大小: 简体 繁體

形形色色的歌词丰富了我们的语言生活,不少歌词美得像一袭华丽的袍,但暗藏在其中的常识性错误却像袍上爬着的虱子,可以说是一场美丽的意外。

五十六个星座,五十六枝花,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。五十六种语言,汇成一句话,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。(《爱我中华》)

在上面我们耳熟能详的歌词中,五十六个民族讲“五十六种语言”,语言与民族似乎是“一对一”的关系。事实上,语言与民族的对应关系绝非这么简单。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进行语言普查后编写的《中国的语言》,我国56个民族至少说129种语言,一些民族使用两种或多种语言。

天青色等烟雨,而我在等你。炊烟袅袅升起,隔江千万里。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,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。……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,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。(《青花瓷》)

《青花瓷》是一首以青花瓷为创作元素的歌曲,歌词雅致,意境深远。但收藏家、鉴定家马未都却捕捉到歌词中的两处错误。其一是“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”。青花瓷自诞生后便迅速成为中国瓷器的霸主,几百年来无人撼动,可瓶底从未书写过汉隶,仅在明崇祯一朝某些青花器身偶尔写过隶书。另一处错误是“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”。宋体落款仅见康、雍、乾三朝珐琅彩瓷器,而青花瓷器中未见过。

我要一个人在希腊梦见苏格拉底,我要一个人的通宵看完鲁迅的背影,我要一个人呆呆地在浴缸里,思考阮玲玉。我要一个人的北京探望孟姜女,我要一个人的书局和志摩谈情,我要一个人的旅行。(《一个人的行李》)

上面歌词中一共有两处常识性错误:经典散文《背影》出于文学大师朱自清之手而非鲁迅,孟姜女哭倒长城是发生在西安而与北京无关。

芙蓉城三月雨纷纷,四月绣花针。羽毛扇遥指千军阵,锦缎裁几寸。看铁马踏冰河,丝线缝韶华,红尘千帐灯。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。红烛枕五月花叶深,六月杏花村。红酥手青丝万千根,姻缘多一分。等残阳照孤影,牡丹染铜樽,满城牧笛声,伊人倚门望君踏归程。(《蜀绣》)

《蜀绣》是表现四川历史悠久的手工艺文化“蜀绣”的一首音乐作品,为80后作家郭敬明填词。剧作家魏明伦指出歌词里存在多处常识性错误:成都并不是北方游牧民族之地,成都人从来没有在城里放牛的习惯,怎么会有“满城牧笛声”呢?有些词句过于花哨,像“丝丝逢韶华,红尘千丈灯”之类,魏明伦表示完全没有读懂。网友还指出,歌词里写到的“杏花村”在山西汾阳,牡丹的主产地是河南洛阳,“铁马踏冰河”又是北方的事,与四川毫无关联。整篇歌词充满中国风,却少了川味,填词人郭敬明的传统文化功底受到质疑。

 

资料来源:语言文字报 http://www.yywzb.com.cn/

分享按钮